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假托王命 >

第137回华堂杀一贼斗二雄童林战一恨接二掌

归档日期:07-26       文本归类:假托王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且说童林被逼无奈刚想亮钺,就听台下有人大叫一声:“且慢!先别打!”话音一落,嗖!就蹦上一位来。再看这位的眼睛跟桃似的,都哭肿了。大秃头顶,山羊胡,一身古铜色衣服,背后背着一对八叉鹿角耙。童林不认识他,李华堂也不认识他。李华堂一瞪眼,道:“你要干什么?”“请问,您就是空同山李家营的李二爷吗?”来者问。“对呀!”来者继续道:“二爷,您先别跟童林打。我求您点事,您先下台休息一会儿,把童林交给我,我要用鹿角耙把他打死!”李华堂闻听就是一愣!便问:“你跟童林有什么仇?”“我的八个儿子都死在了他的手下!”来者痛心道。

  前文书说过,童林把云南太华山莫家寨的八个少寨主全都给宰了,他们是莫永忠、莫永孝、莫永昌、莫永强、莫永仁、莫永义、莫永礼和莫永闭。他们的爹爹莫天铃,当时因极度悲伤,昏死了过去,因此就没能登台,现在他缓过来了。莫天铃说着话,从背后拽出鹿角耙,奔童林就要打,被李华堂一把把衣领子给抓住了,不悦道:“回来!哪来这么个老东西?你叫什么名?”“老朽叫莫天铃!”“我说你吃过人饭吗?我们俩在这儿交手,你凭什么插杠子?滚!你跟童林有仇无仇我不管,但你不能干扰我!你先到旁边等着吧!”“哎呀,二教主,咱俩不是一回事吗!你为他的绰号,我为我的儿子!我杀童林跟你杀童林不都是一样吗?”“滚你妈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跟我相提并论?我跟童林是另外一回事,与你不同!你才死了八个儿子?太少了!最好连你也死了才好呢!”

  莫天铃一听李华堂不说人话,开口便骂,他就急了眼,警告道:“我告诉你李华堂,你个要眼空似海,目无一切!我莫天铃也不是好惹的!”“哈哈哈!好好好!童侠客,您先在旁边歇一会儿,我替你把这小子收拾了,然后咱俩再交手!”李华堂一转身,奔莫天铃就去了。

  莫天铃气急败坏,把双耙一合,照李华堂的脑袋就砸。李华堂绕步斜身,抖大枪和他战在一处。刚过十几个回合,莫天铃被李华堂一枪扎了个透心凉,当时气绝身亡。他死不说,单表二教主,把枪尖儿上的血擦了一擦,点手唤童林:“来来来!童林,咱俩开始吧!”童林一笑,道:“既然如此,童某领教了!”“好哇,你招枪吧!”李华堂说着话朝童林就是一枪。童林往旁边一闪身,伸手拽出子母鸡爪鸳鸯钺,刚要动手,就听台下有人高声喊喝:“呔!童林,用不着你,把他交给我们俩啦!”话音刚落,噌,噌!从台下蹦上来俩人。一个细高条,一个短粗胖。童林看罢,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人家的名姓。就见这细高条头戴宽边卷檐草帽,颏儿下留着白胡须,窄脑门儿,缩腮帮子,斗鸡眉,小圆眼睛。再看那个胖老头儿,翘下巴,一对黄眼睛,背后背马莲大草帽。后来童林想起来了,三月三亮镖会的时候,这俩人全都登过台。这个细高条的老头儿名叫沧海变桑田王阴王世伦,这胖老头几名叫赛南极昆仑子孙志孙茂昌。

  书中代言,童林一点儿也没请错,这两个老头儿正是三月三亮镖会上登台比武的那一对老头儿,后来他俩言归于好,成了好朋友。他们俩离开北京后,云游天下,到四川成都府溜达了一趟,转回头又看了看剑山蓬莱岛。他们为什么要到剑山呢?因为他们到了四川后,听了不少关于剑山的传说,说剑山蓬莱岛是剑侠的窝子,是天下练武术的人的根据地。高人荟萃呀!他们哥俩不服气,因此就夜探蓬莱岛,结果俩人是大吃一惊!他们一瞅这剑山,真是铜帮铁底,名副其实。光成了名的剑客就一百零四个,其中最厉害的,叫谭天谭桂林。还有个军师叫云台剑客燕普,在剑山的后边还有个双羊观,里边住着两个老道,一个叫张明志,一个叫赵明真,他们有个徒弟叫泥小鬼陆恒。就这三个剑客,打遍天下没对手。在蓬莱岛的左边还有大庙叫鱼骨寺,里边住着师徒俩人,师父叫了因和尚,徒弟叫石头僧。就这石头僧,苦练功夫六十余年,威震成都府,令人胆寒。蓬莱岛还有个王子叫富昌富保臣,富保臣的手下有四大谋士,十二名站殿将军,三十六名天将,七十二名地刹神。每个人都是侠客的身份。

  后来他俩又听说蓬莱岛的人要跟童林决一死战,要把武当派的英雄一网打尽,现在他们正在剑山筹备。王阴和孙茂昌闻听此信儿吓得魂飞魄散!他们哥儿俩急忙回北京给童林送信儿。结果他俩扑空了,他们一打听,才知童林等人到云南帽儿山铁肩寺赴九月九重阳盛会去了,就这样老哥儿俩才来到了云南帽儿山白沙涧比武台下。他们往台上一看,童林正要跟李华堂动手,王阴心说:海川哪,你可不能跟他伸手。这家伙叫狠命小罗成啊!手狠心黑,功夫非常好。你要伸了手,岂不名声扫地吗?他们哥儿俩一商议:“得了,咱管管这事吧!”就这样他们才上了比武台。

  接前文书,童林想起来之后,赶紧施礼,道:“二位前辈驾到!童林这厢有礼了!”“海川哪,你挺好吧?!”王阴关切道。“托二位老人家的福,我身体很好!”“哈哈哈!海川,你先到旁边歇一会儿,看我们哥儿俩的!”老剑客孙茂昌,迈步来到二教主李华堂的近前,一拱手道:“二教主,别来无恙乎?”“嚯!来早了不如来巧了哇!这不是老剑客孙茂昌吗?”“正是老朽!二教主,您大概跟海川不熟吧?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识一家人啦!海川是交朋友的人,他这人可好了!三月三之时,我们在北京会过。此人侠肝义胆,为人朴实,够个朋友!我希望二教主高抬贵手,不要计较什么绰号不绰号的,那样多掉价呀!二教主,看在老朽的分上,拉倒了吧!来,我给您指引指引,往后你们要多亲近,朋友之间应互相帮忙!您能说您就没有用童林之处吗?”

  李华堂把眼珠子一瞪,责问道:“我说孙茂昌,您管这闲事于什么呢?这不是笑话吗?莫非您贪图他的好处?我李华堂可不是这种人!我李华堂有个毛病,只要说出话,就得办成事!老剑客,我希望您闪到一边,看个热闹。我今儿个非拔他这根棍儿不可!”孙茂昌把脸往下一沉,非难道:“二教主,您太不讲情面了吧?就凭老朽偌大年纪在这儿给您说好话,您也应该赏个面子。再者一说,我跟您大哥是好朋友哇!慢说是您,就是您哥哥在这儿,我向他说几句软话,他也得给我个面子呀!您的脾气古怪,我孙茂昌的脾气更古怪!我要管事就得管到底!二教主,您非要跟童林伸手,也可以。但是,您得先会会我,您要把我赢了,您就随便吧!”“哎哟,孙茂昌呀,我看你是成心上这儿来捣乱的。二教主我谁也不怕!”李华堂说罢,把枪放到台板上,把大宝剑也摘了下来。挽袖面,甩草帽,跟孙茂昌就战在一处。

  童林以为,孙茂昌有多大的能耐!他受自太官白老剑客的真传。想当初在三月三亮镖会上,巧献绝艺,压盖全场,没有不服的。哪知孙茂昌跟李华堂一伸手,相形见绌,孙茂昌不是人家的对手。李华堂不仅枪法出奇,而且拳脚也出众,他使的是五毒迎风掌,呼呼挂风。五十多个回合之后,孙茂昌实在招架不住了,虚晃一招,扭身就走。他稍慢了一点,就被李华堂追上了。再看李华堂,蹦起来一掌,正打在孙茂昌的后背,孙老剑客“哎哟!”一声,噔,噔,噔!往前抢了好几步,好悬没摔下台去。孙茂昌一捂肩膀,回头道:“李华堂,我认栽了!”说完他就地坐下,动不了啦。

  王阴王老剑客一看,火往上撞。他飞身形跳过去,道:“我说李华堂,你真是翻脸不认人!你既然把我师弟打了,你再问问他师哥答应不答应!沧海变桑田,王阴在此!”说着话就是一掌。李华堂往旁边一闪,微微一笑,道:“咳!我知道,你们俩是枣木棒捶——一对,露脸也同时,挨揍更在一块儿!既然你们是师兄弟,我打了他,也得成全成全你!”“好!来吧!”说着话,二人就战在了一处。

  王阴王老剑客是受李晚村老剑客的真传,功夫相当好。可万没想到,俩人刚打到四十多个回合,被李华堂一掌打在后背上,王阴趔趄了几下,差点儿没趴下。按下他俩不说。

  单表童林,迈大步走到李华堂的面前,把掌中的双钺一晃,道:“二教主,果然名不虚传!童某要领教领教!”“唉,这就对了,还得你童林这样的人物!他们都是刀下的菜。童林呀!咱俩是比拳脚呢,还是比兵刃?你要拿双钺,我可要用大枪了!”“随便!”“嚯!真不愧为震八方紫面昆仑侠呀!口气不小!我真要用大枪把你赢了,这叫欺负你。干脆你把双钺带起来,咱俩就比比拳脚吧!”童林点点头,把双钺装入鹿皮套。再看他往下一哈腰,呼,呼!就亮出八卦柳叶绵丝掌。李华堂把双臂一摇,呼呼挂风,就亮出五毒迎风掌。两个人往一起一跳,就战在一处。李华堂要试试童林的力气,因此他使了个单掌开碑。童林看出他的意思来了,心说:我接你一掌,心中就有数了。今天或露脸,或栽跟头,就在此一举了!想到这儿,他把单掌往上一亮,喊了一声:“开!”大力昆仑掌对五毒迎风掌,两个巴掌就碰在一块儿了,就这一下不要紧,把李华堂震得两臂发麻,噔,噔,噔!倒退了六七步,身子一栽,好悬没摔倒。他觉着掌心发热,骨环酸疼。

  再看童林,纹丝没动。这一掌把台下也打乱了,“哗……”掌声、喝彩声交织在一起,在山谷中发出阵阵回音。尤其是童林这方面的人,一个个把巴掌都拍红了,把嗓子都喊哑了。书中代言,童林如果不是二次、三次学艺,他绝不是李华堂的对手,特别是第三次学艺,他跟老剑客董乾董化一学得大力昆仑掌,那真是所向无敌呀!李华堂脸一红,道:“哟,名不虚传!来来来,你再接我这第二掌!”说着话他又是一掌。童林心说:我接你这第二掌又有什么呢?他把左手往起一立,“啪!”两只掌又碰在了一起。这一掌把李华堂的胳膊崩起来有三尺多高,他身子一晃,又好悬没栽倒。

  再看童林,仍然是纹丝不动。李华堂暗挑大拇指,赞许道:罢了!我算服了!不管今天我是输是赢,就这两掌来看,童林内家的功夫,果然是名不虚传哪!

本文链接:http://kmocountry.com/jiatuowangming/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