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假想敌 >

说说目前世界的军事形式?中国的军事实习到底如何?

归档日期:07-31       文本归类:假想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很多人喜欢说我们的陆军天下第一,其实我感觉不是,天下第一,二战的德国陆军可以说,冷战时期让北约欧盟闻之色变的苏联陆军可以说,咱没资格说。抗战8年没解放一座大城市,珍宝岛事件如果没有美国帮助的话苏联的百万坦克大军早就打过来了……海湾战争知道吧,伊拉克90多万陆军,瞬间灰飞湮灭,现在战争用人拼已经过时了,说句难听的,你一个装甲师人家用十多个集束炸弹就能把你搞定,所以,不要再YY咱陆军多强了,如果咱没核武器,有的是人想收拾我们。目前世界的军事形式,美国,无庸质疑,军事上他说自己是老二,没人有胆子做老大,强大的工业能力以及发达的军事科技,是支持他霸权主义的基础,俄罗斯,老牌陆军强国,虽然苏联解体以后退步了不少,但是,世界第二的军事强过绝对是他,当年的百万坦克大军一直我们还有西方国家挥之不去的噩梦,现在也不差,起码我们很多东西都要跟他买。日本,虽然地方小,但是海军特别强,军队素质很高,工业能力比我们强(日本1920年就是世界第六工业强国了,虽然二战工业基础基本全毁,但在美国的扶持下快速发展,现在已经是很强的工业国家了,特别是军工,强,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成为工业国家,所以,还得发展啊。近年中央虽然全力发展海空军,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我们没有航母,其次,我们舰队太少,军舰质量不高,美国海军注定会成为我们的对手,这是肯定的,如果我们不尽快发展,那美国的7大舰队,11个航母战斗群将会是我们极大的威胁,甚至是整个沿海经济区的重大威胁。空军我们刚刚装备三代机,美国已经装备四代机了,目前正在研发五代机,日本,韩国等国家正打算购买美国的四代机F22,而俄罗斯的四代机T50已经首飞了……总之,我们在军事上要走的路还很长,论数量,我们是世界第三,论质量,前15名没我们的位子(这还是保守估计,别老相信军事网站上YY的什么外国多怕我们,西方多怕我们,我们多先进

  晕 哈哈 军事实力毋庸置疑 美国 是世界第一 根本不用争辩 ,俄罗斯是第二,说实话吧 现在要是打仗 中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可能就陆军好点 但是和美国俄罗斯比肯定有差距的 我们只是人多,再加上我们的空军海军远远落后,综合起来,我们的排名还不如法国等欧洲国家 日本的海军空军都算是地区上的NO.1了,现在打仗对我们中国来说是划不来的,我们士兵现在未必还有老一代革命英雄的吃苦耐劳视死如归为人民的精神 再加上我国军事科技实力都不怎么样 所以就不难理解了,以前我们能以小击大 以弱胜强 那是因为那时候的军人有着救亡图存不要命的精神,现在当兵的人又有几个是那样的,当个兵还得花几万还要关系,中国是典型的关系型社会

  军事形势还不就那样 美国一个超级大国 军事力量遍布全球,俄罗斯虽然没那么猖狂 但比中国强硬多了 真正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比犯人,哪像我们 打不还手 骂还是要回骂,一个字:怕!外强中干 阿Q精神

  中国人意淫的不在少数,总是自以为是 以为曾经的某个时期打败了强大的敌人 我们就天下无敌了,过去不代表今天,更何况我们的军事力量曾经也没做过世界第一啊 还有些人看了国庆大阅兵就沾沾自喜 唉 走队列踏正步有用吗 能代表战斗力?更何况俄罗斯的红场大阅兵更加雄伟。

  2007年,在国际形势总体稳定的大背景下,世界仍然面临着相互交织的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各国在加强军事合作应对共同威胁的同时,积极调整军事战略,加快军事转型步伐,加大先进武器装备发展力度,争取在军事领域占得先机之利。

  2007年,世界各国大力开展双边和多边军事合作,不断拓展合作形式,深化合作内涵。同时,国际军事竞争与斗争也在加剧。在这两股潮流的作用下,世界军事形势呈现出合作与斗争、借重与竞争的复杂态势。

  1.国际军事联盟活动比较活跃。美国以欧亚大陆东西两侧的联盟体系为其联盟战略的基石,积极推动北约和美日军事同盟扩大职能和行动范围。5月1日,美国和日本在华盛顿举行“2+2”安全磋商会议,并发表题为《同盟转型:推动美日安全与防务合作》的联合声明,美日在共同战略目标下携手处理地区乃至全球安全事务的全球同盟关系更加明确;双方还同意将美日同盟和北约之间的关系定位为“互补”关系。4月10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北约自由统一法案》,支持北约继续东扩。在美国推动下,北约年内不仅加快准备下一轮东扩,而且积极开展“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地中海对话”和“伊斯坦布尔合作计划”框架下的活动,并寻求向亚太和非洲等地伸展触角。俄罗斯也积极推动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军事合作。该组织9月底举行国防部长理事会会议,就加强军事合作签署一系列协议。

  2.存在重大分歧的国家之间战略接触不断加强。在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深入人心的今天,加强战略接触是符合时代潮流的做法。2007年,俄罗斯与美国围绕反导问题斗争激烈,但双方仍没有放弃对线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和美国国务卿赖斯、国防部长盖茨在莫斯科就战略安全问题举行会谈,正式启动了两国“2+2”会谈机制。中美军事交流与磋商频繁,两军关系发展势头良好:美国参联会主席佩斯、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基廷、海军作战部长马伦、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斯凯尔顿、国防部长盖茨先后访华;第九次中美国防部副部长级防务磋商12月3日在五角大楼举行。朝鲜与韩国于5月、7月和12月在板门店分别举行了第五次、第六次和第七次将军级会谈。战略接触虽难以解决实质性的政治分歧,但有助于消解历史上积存的不信任,建立战略互信,减少误判,防止分歧和矛盾失控,并形成或强化对共同利益的认识,找到合作的契机。

  3.非传统安全领域国际军事合作更加深广。2007年,各国进一步拓展和深化了反恐、防扩散、反毒、反走私、反海盗、海上搜救、人道主义救援等方面的军事合作。11月15一17日,联合国、伊斯兰会议组织、伊斯兰教科文组织在突尼斯联合主办题为“:前景、危害与根除机制”的国际反恐会议,会议通过《突尼斯声明》,呼吁各国加强合作,共同打击。马六甲海峡的海盗袭击事件严重,占到全球总数的一半以上。有关国家近年来加强了在这条世界最繁忙水道联合巡逻、打击海盗的活动。5月15~20日,由12个国家的15艘军舰参加的“第二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演习”在新加坡附近海域举行。这次多边演习以海盗猖獗的所罗门群岛附近海域船只遭遇袭击为假设案例,通过各国舰艇之间的网上互动,对海盗船只进行跟踪和围剿。尤为突出的是,由于战略对手或存在重大战略分歧的国家之间在传统安全领域难以开展实质性的合作,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国际军事合作已成为它们进行战略接触、增信释疑的突破口和有效形式。例如,印度与巴基斯坦今年3月上旬和10月下旬举行了两轮联合反恐机制会谈,加强了反恐领域的合作与对话,为推动两国的和平进程起到促进作用。

  4.双边与多边联合军事演习进一步增多。无论从形式、内容还是规模来看,2007年的联合军演都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今年联合军演的突出特点是:大多以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为主题;注重提高应对多样化安全威胁和应急快反的能力。反恐是年内联合军事演习的一个聚焦点。俄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边界”系列演习、俄印“因陀罗”系列演习等都突出了反恐演练。8月9~17日,上海合作组织在中国乌鲁木齐和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举行“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军事演习。5月23日,北约在意大利南部地中海海域举行海军反恐演习,对北约地中海地区海军力量的反恐行动能力进行演练和评估。包括:中国海军9月首次在大西洋海域分别与英国和西班牙海军举行联合演习,然后又首次在地中海与法国海军进行联合演习,并在中英联合海上演习中首次与航母搭档;中国“襄樊”号护卫舰5月参加“第二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演习”,这是中国海军参加的最大规模的多边军事演习;中印陆军12月下旬举行首次联合反恐演习,这次在云南昆明近郊开展的代号为“携手—2007”联合反恐训练也是中国首次邀请印度陆军到中国领土上进行实地演练。

  5.俄罗斯与美国反导领域的斗争尖锐化。年初,美国宣布计划在波兰建立拦截导弹基地,部署10枚拦截导弹,并在捷克建立与之配套的雷达基地。1月24日,捷克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特别会议,决定启动与美国就在捷克境内建立反导雷达基地问题的谈判。2月23日,波兰外交部正式向美驻波使馆发出外交照会,同意与美国就在波兰建立导弹防御基地问题恢复谈判。3月,美国与波兰、捷克就在两国部署反导系统达成协议,有关基地将于2011年前投入使用。7月,美国开始为该计划做先期准备工作,已派出专家小组进行实地考察。作为回应,俄总统普京7月14日签署命令,决定暂停执行《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及其相关协议。俄罗斯8月17日恢复了中断15年之久的远程战略轰炸机例行战斗值班飞行,并于12月5日恢复了海军舰队例行远洋航行。此外,俄军政高层还表示,俄将在白俄罗斯重新部署核武器,俄还可能单方面退出苏联时期与美国签订的《中导条约》。一年来,俄美围绕反导问题展开多个回合的激烈较量,两国关系降到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然而,斗争与合作、防范与接触是当前俄美军事关系的基本范式,双方关系不可能彻底破裂。

  美国前两年对其军事战略做出了重大调整,今年基本上是继续深化这些调整。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今年10月美国海上力量三大分支——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首度联合推出的海上战略《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该战略强调不仅要整合美国的三大海上力量,而且要将海上力量与美国国家力量其他要素及盟友的力量要素整合起来,以更好地推行美国全球利益,保护美国全球利益。与前两年出台的更高层次的战略一脉相承,该战略认为“预防战争和赢得战争同样重要”,要求尽量远离美国消除威胁。该战略为海上力量提出6项关键任务:通过前沿部署的决定性海上力量限制地区冲突;慑止大国战争;打赢美国的战争;致力于本土纵深防御;培育和维持与更多的国际伙伴的合作关系;在局部混乱对全球体系造成影响之前进行预防或控制。为此,该战略要求海上力量拓展6种核心能力:前沿存在、威慑、海洋控制、力量投送、创造和维护海上安全、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反应。

  俄罗斯安全会议正在酝酿推出新的军事学说,表明俄军事战略正在进行重大调整。从今年的情况分析来看,俄在威胁判断上进一步强调美国和北约是主要外部威胁,同时认为“颜色革命”和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也是俄的重大安全关切。针对美国对俄战略空间的挤压,俄将采取“非对称应对”的战略方针予以回击。俄一方面要在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框架内加强统一防空系统建设以巩固防御之盾,另一方面要研制“撒手锏”武器以强化攻击之矛。在战略手段上,俄不再强调非暴力手段在保卫国家安全方面的主要作用,而是更加强调军事手段的作用,并重点依靠战略核力量和空天防御力量。

  日本虽然仍声称坚持“专守防卫”政策,但实际上已改变以往消极的被动防御态势,实行“主动先制”的积极防御战略。日本在2007年版《防卫白皮书》中使用了“遏制侵略于未然”的提法,并提出对敌人导弹发射基地实施“先发制人”打击。同时,日本进一步拓展了其战略视野,提出“领域防御”的新概念,把包括偏远孤岛和专属经济区在内的广泛领域均作为其防御范围。其战略重点由此从保护海上航线拓展到保卫整个“领域”,由“线”扩大到“面”。日本国会4月20日通过的《海洋基本法》强调要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孤岛,表明日本从战略高度增强了对海洋领土和资源的争夺。

  2007年,世界各国根据国际安全环境的变化,面向未来积极推动军事转型进程,提高应对多元威胁与挑战、遂行各种任务与使命的能力。

  1.调整高层领导与指挥体制。2007年2月,布什政府正式批准设立美国的第六个战区司令部——非洲司令部,改变由欧洲、中央和太平洋3个战区司令部共管非洲的旧体制。该司令部2007年10月正式开始运作,暂驻美军在德国斯图加特的军事基地,计划2008年10月独立运作。2007年2月,俄罗斯首次任命了一位文职国防部长,旨在转变国防管理模式,进一步确立文人治军制度。同时,俄在2006年启动组建东方地区司令部试点工作的基础上,继续进行建立跨军种指挥体制的试验,计划组建3个常设地区司令部以及战略核力量、空天防御两个职能司令部,来对武装力量和各强力部门部队进行统一指挥。常设地区司令部除东方地区司令部外,还有南方地区司令部和西方地区司令部。2006年6月1日,俄军正式启动组建东方地区司令部的试验,目前东方地区司令部已组建完毕。2007年1月9日,日本正式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这是日本提高防务部门地位、加紧构建“正常国家”国防体制的一项重要举措。

  2.调整部队编制与结构。目前,各国的部队员额裁减已基本到位,大幅度裁军不多见,但小幅度的适量裁减仍在有些国家进行。2007年俄武装力量已经削减到113万人,2011年前将削减到110万人,2016年前将最终削减到100万人以下。在此情况下,不少国家一方面追求部队的小型化、模块化、快速机动化和多能化,另一方面对军兵种的比例进行调整,削减陆军普通步兵的数量,增加海、空军等技术型军兵种的员额,推动军队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的转变。美国陆军继续向模块化转型,部队以旅为基本作战单位进行调整,2007年进行了大密度的模块化改造活动,计划最终将旅战斗队的数量增加到76个(48个现役旅战斗队和28个预备役旅战斗队)。韩国在裁减陆军部队的同时,适当增加海、空军兵力,计划最终将陆、海、空三军人员比例由81%、10%和9%调整为70%、15%和15%。日本计划按照不同任务,将陆上自卫队部队区分为政经中枢型、沿岸配备型、战略机动型,将原来的13个师2个旅改编为9个师6个旅,2007年完成第11师和第13师的师改旅工作。

  3.组建面向未来的新型指挥机构与部队。当前,各国在深化部队体制编制改革的进程中,注重在精简裁并一些指挥机构与部队的同时,根据军队任务和职能发展方向,适时组建面向未来的新型指挥机构与部队。特别是随着作战领域逐步由传统的陆、海、空三维空间向陆、海、空、天、电五维空间扩展,各国尤其是大国积极谋求太空和网络空间优势,为未来的太空战和网络战做准备。5月1日,美国空军第一个无人机联队——第432联队——在内华达州克里奇空军基地正式成立,下辖6个作战中队和1个维修中队。9月18日,美国空军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成立临时网络司令部,为2009年10月网络司令部全面正式运作做准备。空军网络司令部是在空军第67网络战联队和第8航空队的基础上成立的。网络司令部的职能是在网络空间遂行“攻”与“防”的任务。此外,印度今年1月宣布将建立航空航天防御司令部,组建太空部队。在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和公明党2007年6月提交国会的《太空基本法》草案中,有建立太空战略司令部的内容。

  2007年,世界各国尤其是大国进一步加大投入力度,发展和更新武器装备,特别是能够提升战略优势的先进武器装备。

  1.加快建设导弹防御系统。美国现已完成部分陆、海基拦截导弹的实战部署,目前正加紧对陆基导弹预警雷达、指控管理与通信系统进行升级改造,进一步开发和部署X波段导弹防御雷达。日本2007年为第4艘“宙斯盾”驱逐舰加装“标准-3”导弹,并于3月部署了第一个“爱国者-3”型地空导弹作战单位,目标是在2010年前在全国11个基地部署16个“爱国者-3”型地空导弹作战单位,建立全球最密集的导弹防御网。俄罗斯最新研制的“凯旋”S-400防空导弹系统2007年8月投入使用;同时,俄针对美国等的反导之“盾”加大了研制克其之“矛”的力度,5月29日成功试射了一枚RS-24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据称“能穿透任何导弹防御系统”。

  2.大力发展远程打击与投送装备。日本第5艘“宙斯盾”导弹驱逐舰“爱宕”号3月15日正式交付海上自卫队,日本二战结束以来建造的吨位最大的驱逐舰、有“直升机航母”之称的“日向”号8月23日下水。韩国14万吨级“独岛”号大型两栖登陆舰7月3日正式进入实战部署。该舰是韩国最大吨位的军舰,被认为是韩国的小型航母。印度计划到2015年拥有一支以3艘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蓝水海军”,并正在国内建造一艘,在俄罗斯整修改装一艘(从俄购买的航母)。巴西也于7月10日宣布将斥资5亿美元恢复一项搁置多年的建造核潜艇的计划。

  3.积极推动核力量建设。俄第四代战略核潜艇——955型“北风之神”级——的首艇“尤里·多尔戈鲁基”号4月15日下水试航,该艇是苏联解体后俄设计建造的第一艘战略核潜艇。同时,在2006年12月首批3枚具有公路机动能力的“白杨-M1”洲际弹道导弹加入导弹部队之后,俄今年又部署3枚,标志着“白杨-M1”已形成初始作战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印巴核军备竞赛毫无趋缓的迹象。特别是印度,年内多次试射可装载核弹头的导弹,包括“烈火Ⅲ”与“烈火Ⅰ”弹道导弹和“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印度9月份还推出“海洋军事战略”,提出要加快研制战略导弹核潜艇,推动“三位一体”战略核威慑体系建设。

  4.竞相发展太空武器装备。2007年,太空军事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在新型军用卫星系统方面,美军在现有天基侦察系统的基础上,重点发展新型照相侦察卫星、天基红外系统导弹预警卫星和用于战术侦察的小型卫星。美国还大力发展太空攻防能力,以确保其在太空领域的优势地位。美国3月上旬用“宇宙神-5”火箭进行了一箭六星发射,其中有两颗卫星是美国空军的“轨道快车”试验卫星。“轨道快车”项目不仅可延长在轨卫星的寿命,提高其生存与侦察能力,而且意在试验“太空掳星”技术。俄军计划强化空天战略预警系统,进一步完善“格洛纳斯”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俄罗斯的陆基高能反卫星激光武器基本达到实战应用水平,天基激光武器正在研制,天基定向能武器也在研究探索阶段。日本2月24日成功发射了“雷达2号”间谍卫星。印度8月初发射了首颗专用于军事的间谍卫星,编号为“卡托萨特-2A”。同时,欧洲国家也积极研发独立于美国的太空卫星网络,以增强其太空监视能力。英国3月12日借助“阿丽亚娜5”型大推力火箭成功发射“天网5A”型军事通信卫星

  2005年,世界军事形势总体上较为平稳,全球范围内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的起数也基本与去年持平。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共发生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39起,比2004年全年的36起增加3起,其中新发生15起,与去年持平。

  金一南指出,这种平稳主要表现在国与国处理相互关系及存在问题时对抗的倾向减少,加强双边多边合作的趋势增强。随着某些大国以“先发制人”为标志的单边主义越来越难以为继,世界各国的发展重新回到强调综合国力的竞争上来,以经济增长、社会进步、文化交流为主要驱动力,拓展自身的国家利益,而不是依靠武力抢夺战略资源和武力控制战略要地。

  但是,这种平稳只是相比较而言的。2005年发生的局部战争与武装冲突依然保持较高数量,原有的创伤没有完全愈合,世界肌体又出现了一些新的伤口。非传统安全领域威胁不断上升,传统安全领域威胁也没有完全消失,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还表现得相当突出。对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传统安全威胁依然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伊拉克是目前世界肌体上最深的一道创伤,时至今日也未见停止溃烂的迹象。伊拉克战争创伤难愈,对世界军事战略格局会产生什么影响?

  对此,金一南表示,据美国国会披露的数字,美国每个月在伊拉克的开支达到50亿美元;美国目前已经为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开出了3000亿美元的大账单;到2010年如果还是持续此种态势的线亿美元。伊拉克现在已经成为美国难以消化的一个苦果。

  由于伊拉克战争旷日持久的消耗,美国在全球的战略能力受到进一步的限制,不得不由前些年咄咄逼人的四处出击转入目前的重点巩固。欧洲学者曾尖锐地指出,只要美国人不闹腾了,这个世界也就安定下来了。美国在努力消化伊拉克这颗苦果,北约也在努力消化2004年东扩的“成果”,基本都没有富余力量在其他地区行动,只好采取稳固的态势。这也在客观上导致了今年世界军事安全形势总体趋于平稳。

  最近,美国媒体披露了即将在明年公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的一些内容,其中五角大楼提出了所谓“1421”指标,即美军既要完成保卫美国国土这一大任务,又要在全球4个地区遏止战争,并几乎同时击败2个敌人,其中一场还要以决定性优势击败敌人,在必要时占领该国。

  美国为何要进行这样一种军事战略调整? 金一南指出,在评说“1421”之前,先得讲讲美军的“10—30—30”指标。五角大楼于上一个《四年防务报告》中提出的“10—30—30”指标,意为美军要在10天之内做好准备,将作战部队投送到全球任一危机区域,然后用30天打赢一场战争,再用30天做好投入下一场战争的准备。也就是说,美军自恃军力强大,只花70天就可打赢一场战争,一年可以打5场仗。但事实上,伊拉克战争到现在已经打了1000多天,花了14个70天也没有摆脱在伊拉克的困局。这对美军的转型规划和未来的战略规划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挫折。

  金一南说,五角大楼现在提出“1421”指标,表面看似乎是重新回到准备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战争的老路上来,实际上与其说这是军事战略的调整,还不如说是一种政治宣示,即美国要让其他地区力量的所谓敌对力量认识到,美国的军力并非完全被吸附在伊拉克,还有能力打另一场战争。“1421”指标既是美军对未来作战能力的追求,也是对现实潜在对手的吓阻。

  包括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在内,新世纪这几场战争再清楚不过地显示:即使是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化战争,依然是政治的继续,而不是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由技术层面的信息、网络、系统等决定一切。政治仍然是军事行动的主导。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绝对不会简单撤出伊拉克。它在伊拉克遇到的问题,不是单纯的技术或军事问题,主要是政治问题。而对美国来说最大的政治问题就是国家利益问题。至今相当一部分美国政治人物仍然认为,美军存在于伊拉克符合美国国家利益。所以说,完全撤军的事情不会像很多人设想的那样简单。

  美国作为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其军事战略调整必然会影响到整个世界格局。近年来,俄罗斯、日本等大国军事战略的调整都在加紧进行,军事主导权的争夺日趋激烈,其中都有比较明显的美国因素的烙印。

  金一南说,是这样的。俄罗斯近年来一直受到美国的战略挤压,国家利益受到很大的威胁。近年来,俄经济开始复苏,军费开支也出现较大幅度的恢复性增长。2005年,俄军还是有很多大的调整动作的。例如,俄军打算将现有的“三军种”、“三兵种”、“六军区”、“四舰队”的结构体系,改为裁撤军区、组建三大作战单元。但是,这种打破常态的做法需要大量的资金,俄目前尚无财力进行大规模调整,目前主要还是依靠加强战略核威慑力量来保障国家利益。

  金一南指出,日本今年大力强化与美国的安保同盟关系,军事战略调整进入突破性阶段。今年2月19日和10月29日,日美两度举行“2+2”安全磋商会议,提出了在亚太地区和全球范围内进一步加强安全合作的“共同战略目标”,将台湾海峡也包括在内,公然企图以武力干涉我国内政。日本军事作用的提升,一方面有日本自身争当政治、军事大国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有美国在深陷伊拉克时,借助日本在西太平洋地区发挥更大作用的需要。日本在美国的默许之下,加快地区战略布局的步伐,强化安保同盟实际上是借船出海,通过向美国靠拢来增加对邻国强硬的资本。这种政策选择从长远来说,绝非日本之福。如果以为借美国之势就可以在历史和其他方面为所欲为,只能引起亚洲和世界其他国家越来越高的警惕。

  在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领域威胁相互交织的今天,要维护世界与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必然涉及实践何种安全观的问题。国提出“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以来,逐渐赢得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

  金一南说,2005年的一个特点是,新安全观在东亚地区得到了较好的实践。东亚地区经济的较快地发展与融合,使得合作解决地区安全问题越来越成为共识。前不久召开的东亚峰会,就反映了东亚各国在经济依存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安全互信需要。另外,中俄首次举行的“和平使命-2005”联合军事演习,也是双方共同实践新安全观的实质性步骤之一。中国在地区军事安全领域积极的负责任的表现,证明中国已经成为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的一支重要的负责任的力量。

  金一南同时也指出,然而,在中国与周边国家举行了一系列非传统安全领域联合演习的同时,东亚、东南亚地区也存在着另外一种演习,即以冷战思维为主导、以军事同盟为基础、有明确的假想敌和地域针对性的双边或多边演习。例如,美、泰、新、日四国5月份举行了“金色眼镜蛇—2005”年度联合演习,美英日等国8月中旬举行了代号“纵深马刀”的“防扩散安全倡议”框架下联合演习,以及日美为应对“西南岛屿有事”而计划举行的联合夺岛演习,都是以“零和”思想为主体的旧安全观的反映。

  金一南称,是“零和”还是“共赢”,是“一国绝对安全”还是“多国互信互利”,新旧两种安全观的较量今后还会继续。

  现在军事冲突一般在海上,主要是靠空军和海军,我们陆军排前三没问题,如果用海军和空军在亚太地区除日本和美国,俄罗斯外我们是处于绝对优势的,对印度在海军上不好说,空军应该没问题

本文链接:http://kmocountry.com/jiaxiangdi/306.html